首页 >外汇 > 正文

人民币强势跨年 美元触及7个月低点

时间:2023-01-22 11:11:30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美元走高主导了2022年全球外汇市场,受利率迅速上升推动,去年,美元相对于一篮子货币上涨约8%。

  国内防疫政策优化调整、经济进入修复期叠加美联储加息放缓,自去年11月初至今,人民币(6.7955, 0.0217, 0.32%)对美元汇率先后升破7.0、6.9和6.8关口,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分别累计升值近9%。

  1月18日,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6.7623,较上一交易日上涨29点。1月17日,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盘中升破6.70关口,创2022年7月5日以来的新高。

  上周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一度调升654点至6.7611,达至去年8月15日以来高点,升幅创去年12月2日以来最大。在6个交易日内,中间价调升了2035个点。在岸人民币已涨至5个月高点,并站上了200天移动均值。

  受乐观情绪推动,部分机构近期调升2023年人民币目标价。摩根士丹利最新上调对人民币预期,预测2023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达到6.65,该行此前对年底人民币汇率的预测是6.80。

  在去年受美元被动贬值下,人民币或将“重拾”对美元走势。美国银行策略师在其最新报告中指出,中国通胀情绪的复苏可能是美元贬值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,其影响可能超过美国利率。

  1月19日凌晨,美元指数(101.9966, -0.0762, -0.07%)跌至约101.53,为5月31日以来的最低点。

  人民币后续升值幅度或放缓

  人民币本轮涨势主受防疫政策优化、稳增长发力、美元见顶驱动。

  招商证券在其1月17日研报中称,去年11月初以来人民币汇率升值的背景恰恰是去年贬值的镜像。

  自2022年10月底以来,中国防疫政策优化、稳增长政策密集落地、美联储政策边际转向、全球地缘政治风险降温、亚洲经济被盘活等一系列变化均利于人民币。同时,美元见顶致使全球资本流向新兴市场,中国经济确定性上升对外资吸引力增加,外资流入过程进一步推动了人民币汇率升值,形成了正反馈。

  招商证券分析师称,节奏上,未来数周人民币汇率可能进入波动期。政策面驱动的汇率升值或已接近尾声,即将进入基本面驱动阶段。但人民币汇率升值趋势尚未结束,若美元指数重回95附近,预计人民币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有望重返 6.3-6.5区间。

  汇丰环球研究亚洲外汇策略师陈敬阳预计,人民币在今年年初相对于美元将有较快升值,同时预测美联储的加息节奏将逐步放缓,并在今年一季度后结束加息。“这意味着今年全球投资者将更为看好增速较快的中国市场,这将有望为中国市场带来更多的资本账户流入,从而对人民币形成支撑作用。”陈敬阳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其指出,防疫政策的优化和经济前景的改善对人民币的影响是多方面的。特别是在今年下半年,国内进口需求的增加以及出境游的恢复会带来一定的跨境资金流出,因此预计人民币的升值速度将可能逐步放缓。他认为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速度或呈“前快后慢”趋势,预计美元对人民币可能由2022年底6.90的位置下降志今年的6.50。

  “6.5更有可能是2023年或2024年的数值,6.8或6.85或许是人民币今年一个较为合理价格。”星展银行投资策略师邓志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,人民币近期出现微幅逆转,后续值得继续观望。但从获得人民币升值利润角度出发,今年为部署的最佳时期。

  邓志坚补充,长远看,人民币将稳步上涨,但在短期内,央行的态度会较为审视,预计人民币不太可能会出现明显波动。

  中国央行对人民币的升值会更加宽容

  但部分策略师现在押注人民币已被高估。

  摩根大通投资策略及研究部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人民币将继续受到美元走弱和基本面改善的良好支撑,包括中国经济更快更强的复苏,支持经济所需的货币宽松政策减少,以及鉴于更有吸引力的估值,股票流入的恢复。

  尽管如此,王黔表示,人民币的进一步走强将受到抑制,原因包括:发达经济体央行将在短期内继续加息以抑制通胀、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因全球需求疲软和进口增强而萎缩,同时消费复苏;及中国央行努力避免大幅单向贬值或升值预期。

  巴克莱银行宏观、外汇策略师张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预计在美联储在上半年完成加息周期后,美元将在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全面走软,美元对人民币也将随之走低。但她预计人民币逊于其他主要货币(欧元(1.0856, 0.0026, 0.24%)、日元等),其对一揽子货币(CFETS)因而会再次下跌,预计2023年底该值为95。叠加国际收支平衡收窄影响,较低的CFETS能够帮助缓解出口商面临的一些货币压力。

  张蒙表示,中国央行外汇储备在去年11月和12月上升,为2014年以来最大增幅。因尚未有高频的外汇头寸数据,无法知道外储增多的具体日期。然而,鉴于其规模以及与中国重新开放乐观消息推动的市场预期的巧合,央行或在平抑市场波动。美元对人民币的隐含波动(1M和3M)在10月底/11月期间达到2000年以来的新高,随着人民币升值压力不断加大,央行可能已经利用人民币升值来管理市场预期。

  张蒙认为,若人民币在春节后继续走强,中国央行可能会取消对美元兑人民币远期长线20%的外汇风险准备金要求,以缓解人民币升值趋势。扩大美元兑人民币即期交易区间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,但短期内推进这一举措的紧迫性并不大。

  “人民币升值在很大程度受基本面支撑,中国央行对人民币的升值会更加宽容。”王黔认为,但其仍将倾向于一定程度的稳定,避免单向的贬值或升值预期。因此,若人民币进一步大幅升值,中国央行或将采取一些宏观审慎措施。

  其补充,人民币走强对外国投资者来是一个积极的考量因素,但认为,于投资者而言,新冠疫情和监管政策不确定性降低、股票估值有吸引力以及因此带来的更高的长期回报前景,是其增加中国股票配置更为重要的因素。

  类似的宏观因素正促使美元走软

  曾经限制美元走软的宏观因素,现在正在促使美元走软:宏观和通胀的不确定性正在减弱、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,美元正在迅速失去利差优势。

  美元指数走势在新的一年似乎转向,于去年9月28日创下二十年来新高114.78后一路下行。1月16日,美元指数盘中失守102关口,创7个月新低。

  在近期美元下跌10%后,Vanguard公允价值模型显示,美元更接近其公允价值。王黔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,随着美联储暂停加息以及美国陷入温和型衰退,美元将进一步温和走软,但下行幅度将有限。

  美联储在经过去年425个基点的加息之后,利率越来越接近其预测的5.1%的峰值。在通胀已经出现降温迹象的时候,大幅度加息将不可持续。

  在目前经济“软着陆“的预期之下,随着美联储加息减速,中国经济前景改善,以及全球风险偏好回暖,美元指数预计将在2023年进入下行通道。

  但陈敬阳强调,美元不会是一个直线下跌的过程,而是会经历一些震荡。“由于全球的经济前景和美联储未来的决策依然存在着不确定性,美元指数未来依然有小幅向上调整的可能性。”其说,从全年趋势看,美元将有继续走弱的空间。

  招商证券分析师认为,美元贬值趋势尚未结束,跌破100甚至95概率并不低,假若今年秋天财政压力迫使美联储开始考虑降息,美元指数亦有较大可能重回2022年初加息酝酿前的水位,即95附近。

 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erry Zhang 表示,当去年推动美元走高的两个因素-避险情绪和美联储激进加息政策刺激-这两个因素均逆转时,美元也就失去了动力。

  Jerry Zhang说,加息周期错配会令美国与其他经济体的利差在某一段时间内收窄,从而使以日元或欧元为融资货币的套利交易不再受到青睐,资金逐渐回归日元或欧元将加速美元的走弱。而若上述美元走弱的假设成立,那非美货币将在今年迎来良机。

  瑞银预计美元现已经见顶,美联储加息将在2月或3月结束,可能在下半年开始降息。该机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预计,美债十年期收益率将在今年年底降至3以下,甚或低于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。

  “美国债券的窗口期不会太久。”邓志坚说,随着美元见顶,该资产实际回报率并不会明显高于中国资产。欧洲和美国资产目前仍有较大吸引力,但未来随着市场饱和,亚洲市场收益率将会尤为可观。

  新兴市场资产将受益于来自中国经济活动的刺激。彭博数据,目前,人民币与新兴市场货币之间的60天相关性指数已升至0.70,为五个月来的最高水平。中国的重新开放将持续利好泰铢和韩圆,随着需求的上升,智利等大宗商品出口国的货币也将走高。

  Jerry Zhang说,美元的中期回落和中国的需求复苏将成为完美的上涨催化剂,尤其是与中国有紧密贸易往来且经济高度互补的澳洲,澳元(0.6967, 0.0058, 0.84%)无疑将从中获益。

相关专题: